䕒茖蕾晏

翻着lof好无聊,但我TM就是不想去写文……

【瑞嘉】你最终成了我最爱的人(未完成)

1:十分OOC
2:瑞嘉,微雷安,金凯
3:祝嘉德罗斯生日快乐!!
4:忘爱症加花吐症
一天赶出来的很久之前的脑洞,还没有完成,以后再补。十分粗糙

如果我不爱你又怎么会忘记你
<1>
“嘉德罗斯,你烦不烦?”

那个背影嘉德罗斯看过无数次。即使那个背影的主人从来没有回过头看他一眼。

也不记得什么时候听到的两个女生的对话

“哈哈,格瑞是不会喜欢嘉德罗斯的啦”

“我觉得他们挺配的啊……”

连嘉德罗斯也不懂自己为什么要去注意这种事,但是那句“格瑞是不会喜欢嘉德罗斯的”久久徘徊在脑海中,让他感到不妙但是又不能控制自己去想,他和格瑞到底,算是什么呢?

似乎连朋友都算不上。

昏暗的房间里不知道从哪里传来的声音:

“嘉德罗斯,你烦不烦?”

“哈哈,格瑞是不会喜欢嘉德罗斯的啦…”

“什么最好的对手,都是嘉德罗斯一厢情愿啦…”

“格瑞从来没有在意过他…”

嘉德罗斯蜷缩着身子,手死死的捂住耳朵。想挡住那些一听就会被刺痛的话语。

但是一个声音从心底传来:
“嘉德罗斯,你还没发现,你爱着格瑞吗?”

爱?

那个字好像就是一切的答案,一瞬间所有声音消失不见,寂静,死一般的寂静。

<2>
“老大老大,该去上课了!”现在已经很晚了,祖玛和雷德在外面喊着嘉德罗斯。看着那紧闭的门窗雷德抓了抓头发“老大会不会已经走了啊。”

祖玛看了他一眼说“你觉得会吗?”

雷德尴尬的笑了笑“也对哦,老大平时都起的很晚的,那现在该怎么办?”

蒙特祖玛有些担忧的看向那个紧闭的窗口,平时能从那看到那个宽大的房间,墙壁上是各种张扬的涂鸦,而现在被画满了黑色星星的金色窗帘挡住了,笼罩整个窗户密不透风大概连一丝光都射不进去。

“我们先走吧。”蒙特祖玛收回几近崇敬的目光急促迈开了步伐,走了几米雷德才反应过来蹦蹦跳跳的追上去“不等老大吗?”

蒙特祖玛的脚步缓了下来“嘉德罗斯大人自从昨晚放学找了格瑞回来心情就不大好,不要再打扰他了。”

雷德似半知半懂的应了一声“哦!哦……”祖玛对老大的事情果然很了解呢……

在那张能容纳好几个人的大床上嘉德罗斯做了一个梦,莫名其妙的梦。梦到自己站在一个地方,周围是苍白的一片,没有方向甚至不像是空间。梦里的嘉德罗斯眼神涣散的看着前方,像是看着某个人又像是看着远方一片苍白,就这样呆呆的站了好久,久到这个世界从苍白变到了无力,迷茫的嘉德罗斯才缓缓转过身去。

嘉德罗斯就这样开始朝刚才看的那个地方相反的方向缓缓的往前走,他走的很慢,像是希望有人能在背后喊住他,挽留他。但是没有,世界寂静的像死了一样连脚步声都没有。

走了一会,也许是因为没有人喊他,嘉德罗斯开始莫名的悲伤起来。眼睛开始泛酸,连泪水都开始泛滥。

又走了一会,嘉德罗斯忍不住的转过去,四处张望但还是空空荡荡的苍白一片,没有任何东西,更没有一个穿着白衬衫的人。

“别想了,他不会回头看你更不会在那等你,毕竟你对他来说根本不重要啊…”

嘉德罗斯看着前方,听到这句话时心脏忽然被揪的生疼,眼泪从脸庞划过,张了张嘴哑着嗓子发出一声微乎其微的低喃最后消散在空气中

“格瑞……”

<3>
嘉德罗斯醒来时已经到中午了,不知道怎么回事头疼的厉害,眼睛也肿的睁不开。十分艰难的挣扎着起床看了眼时间,啊,十二点多了。呆了一会才有了点头绪。

算了,旷课吧…

于是又挣扎着倒下去。

下午坐在教室里正在上课的格瑞难得神游盯着嘉德罗斯的座位。

今天那家伙没来呢…昨天自己确实有点过分了,在店里工作不顺心结果把气撒在了他身上,自己确实有点过分了。本来想今天主动找他的,结果他没来啊不会是生气了吧!

格瑞越想越糟心,笔在书上戳了好几个洞,算了放学去看他吧。这样想着原本紧皱的眉头舒展了一点。连嘴角都有了上扬的趋势,要不要买些吃的给他呢……

放学后格瑞去了那家嘉德罗斯挺喜欢的店,点了份可乐和汉堡和一瓶牛奶,手伸进口袋摸索出几张纸币,感到不妙,钱好像放在那件衣服里了……数了数只够车费和牛奶加汉堡的钱。

愣了几秒钟跟店员说“牛奶不要了。”

“…接下来……走那边…”格瑞看着嘉德罗斯之前给他画的他家的地址分不清东南西北,他不是第一次来嘉德罗斯家但还是不知道往哪边。

通常都是嘉德罗斯去他家找他的,即使每次嘉德罗斯来找他的时候他都表现的一脸嫌弃,但还是十分诚实的从冰箱里拿出一瓶可乐扔给他,久而久之嘉德罗斯也轻车熟路的自己去拿饮料了。每次看到他那一排排的牛奶还会嫌弃的说一句。

“噗…”想到那家伙嫌弃的表情格瑞不由地轻笑出声。

“格瑞?”

格瑞寻着声音看过去,是蒙特祖玛,确实她家应该也住在附近。即使表面上维持平静但还是掩饰不住心底的那一点点失落。

“嗯,嘉德罗斯呢?”

“嘉德罗斯和雷狮去大排档去了啊,他们没叫你吗?”

格瑞心底一怔,确实没叫他……

蒙特祖玛看格瑞有些茫然的表情顿时明白了,连忙开口“啊,可能是忘记了吧,我刚好要去要不要一起去?”

格瑞不知道怎么回事口中一股苦涩的味道,把手中的袋子塞给蒙特祖玛急促的说“没事,我就顺便过来看看,这个,给嘉德罗斯。店里还有事我先走了。”

说完转头就走,没给祖玛留一秒说话的机会。

祖玛看了看手中的袋子,这家店离格瑞工作的地方正好相反呢,买了还送过来还真是顺便…

格瑞坐在回家的车上,其实他早就向店里请了假的。格瑞叹了口气,胸口闷的发慌,被抛弃之后的委屈最终汇成一句话:

“算了,不来打扰我也好……”

<4>
嘉德罗斯来上课了,他就坐在座位上接受着来自角落里的议论和狐朋狗友的戏谑。

今天的嘉德罗斯有点奇怪,但所有人又硬是说不出哪里怪。直到格瑞出现在众人的视野,对了,嘉德罗斯今天没有去找格瑞的麻烦。

格瑞一进门就被所有人盯着,被盯的有点不自在了,看到那抹金色总算明白为什么被人盯着了。

要去跟他搭话的吧“扑通扑通…”格瑞吞了口唾沫心脏跳的越来越快,手都隐隐有些发软。格瑞自己都不明白他为什么会这么紧张,或许是因为嘉德罗斯那双纯粹的金色眼睛一直看着自己,又或许是因为阳光足够明亮照着嘉德罗斯的头发闪闪发光。不管是哪样都让格瑞心动不已。

一步两步三步……很近了……

格瑞走到嘉德罗斯面前停下,还没开口嘉德罗斯就瞪着他“渣渣,离我远点!”

格瑞愣住了,全班人都愣住了。不可能的吧!嘉德罗斯会对所有人说渣渣这个词但唯独不会对格瑞说的啊,这怕不是个假的罗斯吧。

教室里安安静静的,似乎都在因为这句话而震惊。金结结巴巴的第一个出声“渣…渣渣?你是说格瑞?”

嘉德罗斯听见金的话皱起了眉毛“我不认识你,不过就是个渣- -渣~”

格瑞回过神来“嘉德罗斯你——”

话还没说完就被嘉德罗斯一个横踢打断,格瑞灵敏的闪到一边,不可置信的看着嘉德罗斯。

而嘉德罗斯双手环胸,瞪着他,那双眼睛里是比宝剑还要锋利的冷光“我的名字是你能喊的吗?虫子。”

在众人还以为两人终于要开干的时候,丹尼尔在门口叫了一声:

“嘉德罗斯!给我来办公室一趟!”

被点名的嘉德罗斯只好停下,又瞪了格瑞一眼才走出去。场面一度十分安静,过了一会金反应过来了走到格瑞旁边询问。

格瑞还愣着,嘉德罗斯真的不记得他了?

嘉嘉生日是和特殊的日子,有月食血月和流星的出现,不骗人!白天我同学告诉我,我晚上在外面守着的,前两张是B站直播的,后两张是朋友拍的,祝嘉德罗斯大人生日快乐!!(还有嘉糖太太发了嘉嘉生贺手书,超可爱!!快去看!!)